聊城:“地铺四兄弟”并肩作战互相打气

18日晚8点多,在柳园街道文苑社区的一间办公室里,李楠、李震、李洪广、李根四个人还在忙碌着。

在他们不远处的空地上,并排打着四张地铺,四个简易褥垫、枕头、薄薄的被子,这是四个人临时的“战壕”。

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这四个“同姓”大男人,大概这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同居一室,跟别提在一块待了半个多月。

“社区没有床,办公室里又不够暖和,条件太差了,所以大家只能这样将就了。”文苑社区书记赵震略带歉疚的说。

四个人的地铺,一打就是半个多月,他们互相打气,努力工作,也彼此成了“睡在我旁边的兄弟”。

从左至右:李震 李洪广 李楠 李根

“老大” 李楠:

妻子说保大家就是保小家

半个月来,四个人平均睡眠时间也不过就是五六个小时。

6点钟,天还没有亮,静悄悄的小区里,很多居民还在熟睡,四个人已经起来,开始一天紧张的疫情防控工作。晚上11点,他们还在忙活,有紧急任务的时候,地铺也成了摆设,因为他们需要通宵工作,累坏了就在座椅上将就着休息一会,洗把凉水脸继续工作。

自疫情爆发以来,今年43岁的文苑社区副书记李楠,“四兄弟”中的老大,就开始了与家里“失联”的日子。文苑社区疫情环境复杂,武汉返聊人员较多,而根据要求,只要有返聊人员,无论什么时候检查出来,都必须在当天夜间10点以前上报,工作任务实在繁重,于是就干脆不回家了。

每天穿梭在第一线,劝导、安抚、解说、查岗,随时都有被感染的危险,不过李楠表示:“其实每个人工作强度都很大,大家都不容易。妻子和孩子也都很支持我,妻子还说,让我放心工作,家里交给她,保大家也就是保小家。”

“老二” 李震:

共产党员就要迎难而上

有意思的是,四个人半月以来就回了一次家,时间是2月14日。

其实这一天回家与西方的节日没关系,主要是不怎么讲究的四个大男人也觉得,实在是需要回家换洗一下。

闸口振华超市疫情爆发后,工作更为紧张,每天一睁眼就投入战斗,与疫情赛跑,与时间赛跑,有时还需要经常接触密切接触人员,更存在很大的危险性,这也是为什么几个人选择不回家。

“咱干的这个工作太特殊,就别给家里带去危险,给小区物业添麻烦了,干脆在社区居住吧。”38岁的顺河社区筹备组组长李震说。

做为两个孩子的父亲,李震与孩子视频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年幼的孩子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这么久不回家,李震就告诉他们:“外面全是病毒,爸爸化身奥特曼要跟病毒去战斗!”

妻子是一名教师,虽然本身也需要备网课,还需要照顾孩子,却从无怨言。所以李震觉得必须要感谢妻子,是她的支持,让自己没了后顾之忧。

李震说:“面对疫情,说实话有时候心里也害怕,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关键时刻我们就要迎难而上、挺身而出,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。如果我们退缩了,辖区居民们又该如何渡过这次难关?”

“老三” 李洪广:

春节没空回家看七旬父亲

半个月来,四个人最常吃的就是泡面。

所以,当问他们,疫情过后最想做什么?四个人不约而同地表示,好好的睡个觉,跟家人吃顿饭,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吃泡面。

文苑社区专职副书记李洪广的妻子裴晓娟也是街道工作人员,夫妻二人在不同的岗位上“并肩作战”,两个孩子只能托付给家中老人。

父亲已年近七十,平日里他隔三差五就要回家去看看老人,帮忙做点家务。春节期间赶上疫情紧急,他一直在忙,父亲在电话里一直说着好好好,但他还是听出了满满的不舍与牵挂。

尽管如此,李洪广没有退缩,“我们社区楼宇众多,居住密集,防疫压力非常大,可是我们社区每一个兄弟姐妹都在坚持着努力着,让我们社区竖起一道防疫墙,疫情面前,我跟妻子谁也不能脱岗。”

“老四” 李根:

三星期没见到孩子只能自我安慰

四个人的电话,本个月来都成了热线电话。

一天下来,每个人的手机通话记录平均百十条,打电话让他们口干舌燥。

33岁的平安社区专职副书记李根最年轻,却也是个工作了13年的老同志了,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社区全部的报表,协助社区书记进行外省人员摸排。由于社区情况特殊,设施不全,就来到文苑社区“求助”。

为了最大程度地降低传染性,统计报表的主要工作都靠打电话,他是四个人当中电话最多的一个,一天下来,他的手机通话记录总是爆满,家里人给他打电话基本都是忙线中。

妻子是医护人员,两个人都在战“疫”一线,四岁的孩子只好交给爷爷奶奶。三个星期没见到孩子的夫妻两人,只好安慰自己,孩子还小,等疫情结束我们再好好陪他。

李根还说,“能在这个特殊时期,为守护咱小区百姓健康奉献微薄之力,感觉很骄傲,也很满足。”

■来源:聊晚报全媒体记者赵宗锋 通讯员 杨晓翠

你花了・秒来阅读

点个【看】叭

Categories: wan竞技客户端